一、调研时间

2018年1月23日至2018年1月25日

二、调研背景

产业层面上,春节前钢材需求,特别是建材,受工地停工的影响降至冰点,螺纹价格从2017年的历史高点下跌800~1000元/吨后又在近期迅速回暖,截止调研前夕,上海地区螺纹现货为3900元/吨,北京地区螺纹现货3950元/吨。近期市场纷纷传来冬储的预期,但从数据来看下游冬储意愿并不足,目前钢材的库存仍处于较低位置。在原料方面,随着铁矿石冬储补库,铁矿石现货价格经历了先涨后跌的行情,而焦炭近期也由于钢材的下跌而处于跌价周期内,累计下跌250~350元且尚无反弹之势。

另外,2017年年末金融监管大幅趋严,市场普遍对2018年有银根收紧、利率上行的的预期,另外PPP项目叫停,房地产改革也使得市场对于2018年煤焦钢需求看淡,期货01合约转至05合约大幅贴水充分反映了市场估值。

三、调研走访主题

本次调研主要通过走访的形式,走访各大钢厂、钢材贸易商以及部分焦化厂和投资机构相关负责人,主要了解以下问题:1)目前冬储的进度,钢材、原料冬储情况分别如何;2)黑色各品种及其原料后市的现货走势,期货价格未来走势;3)年后需求以及2018年更长周期的需求会不会真的大幅回落;4)年后复工以及秋冬环保复产之间会不会有时间差,年后的供需变化又将如何演绎;5)黑色各品种之间孰强孰弱,会不会在盘面上有互相拉动共振的作用。

四、调研对象主要观点

1、上海钢联:2018年一季度螺纹偏强,2018年需求整体不悲观,电炉产能无虞

2017年需求:首先回顾2017年的需求,为了减少误差,我们从表观消费量来测算需求端,进出口数据没问题,主要是产量究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,因为要考虑地条钢的影响,经过我们测算17年实际产量降了3500-4000万吨,综合来看钢材表观消费量2017年增长-1%~0%,实际上17年需求增长基本持平。

18年产能以及电弧炉:对于电弧炉产能,市场普遍预期有4000万产能将在2018年投产,但是这个4000万是似是而非的,并没有明确证据说这4000万吨产能在2018年建成或具体什么时候建成,根据去年公布的情况炼钢产能提出要建1.2亿吨,其中电弧炉4000万吨,这4000万吨有去年建成的,有今年在建的,还有没有指标的都包括在里面,电弧炉产能不会想象的那么恐怖,不会一下子增上去。而且最新的产能置换政策已经出台,就是要防止企业去钻前产能置换政策的漏洞,提出“一个必须,六个不得”,并再次强调地条钢不得死灰复燃,所以从产能置换政策的倾向来,电弧炉也不可能增这么快。另外来说,废钢的制约造成电炉不可能一拥而上,去年是因为打击地条钢,导致吃不了那么多废钢,废钢价格低,那时候上电炉怎么上怎么赚钱,现在不仅是废钢价格上去了,而且还存在不少长流程与短流程争抢废钢的情形,电炉就没那么多利润了。我们预计5年以后大批量上电炉是没问题的,现在政策和资源仍然制约着电路产能释放。另外我们可以对电路成本进行测算,电炉的成本主要是电、电极和废钢,经过我们测算废钢成本较生铁成本低个400~500元/吨时,电炉成本才和长流程有得一比,废钢与螺纹价格相差1000元左右才可能有点利润,所以即使电炉产能建好了,如果无利可图,也不会刺激电炉产量,所以总体来说电炉产能无失控之虞。

18年去产能预计要完成2500-3000万吨,主要是集中在河北、山东、江苏等地,将要去掉的3000万吨绝大多数是在产产能。从2017年各项政策执行情况可以看出,这届政府执行力度非常强,连那么多地条钢都能去掉,更不大会防水让产能扩张,2018年产能预计略有收缩。另外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环保政策评价高,2018年大概率还将限产,全年的环保限产或常态化。预计2018年产量与2017年相当,预计82500万吨.

2018年需求:我们认为稳中趋弱或持平,不悲观。

出口:对于出口,内外螺纹价差在缩小,出口继续走弱。主要原因在于国内刚才没有价格优势,再加上贸易摩擦压力在增大,比如2017年12月美国对越南板材征收关税的信号。

冬储库存和春季市场:目前复产只是少量复产,仍处于低产量水平。 社会库存上去可能跟中西部大面积雨雪有关,钢厂库存其实仍然偏低,略低于正常水平。库存主要增加在建筑钢材。春节过后,工地需求会率先爆发,供应会慢一些,除非需求超预期回落,当然这种可能性比较小。

2、钢材贸易商A:年前现货价格将在目前的价位震荡,后面北京地区库存可能会加速累积到去年同期水平。

以北京价格为例,最高的时候为4600左右,然后持续下跌,4000~4200元/吨有人抄底,这种就比较傻,正因为这种人比较少,价格继续下跌,3800-3900抄底的人不少,最终把价格抄起来了,华东那边的情况差不多,主要是小贸易商抄底.。所以钢材的冬储已经是过去式了,正式因为冬储,现货价格就企稳了。短期来看现货价格继续往下跌没什么意义,因为没什么需求,预计春节前现货价格在目前的价格区间震荡(北京3950)。但冬储价格也不会托太高,贸易商看到价格小拉一波可能就吐出去了,不少贸易商有这个心态,所以靠冬储拉一波很大的行情也不现实。再说我们自己公司的情况,目前我们库存3万5,属于历年正常的水平,但是比去年来说偏低一些,因为去年华北工地限产很严,导致累库比今年要多一些。目前北京整体库存,上周公布为22万吨左右,在历年同期中是偏低的,预计我们家库存最高点为9万吨左右,在同期中偏低的,北京去年库存高点在67万吨左右,后面我估计会加快,应该不会比去年低太多,可能会持平

3、钢厂A: 近期出口回暖是因为钢厂只是把出口当作调节器,内部销售压力总体较小,2018年出口仍然压力看淡,内贸好外贸差的情形将继续。

目前,特别是1月份,钢材出口有明显的回升,个人认为有两个原因1)大钢厂内贸,尤其是板材,冬储情况不是很好,各大钢厂有意的接出口订单泄压,这个目的应该说是达到了;钢厂冬储库存量不大对它们来说问题不大,因为库存低三月份就对市场的把控能力更强,因为价格大跌经常是库存很高的时候,库存不高或者冬储不利未必就是坏事,3月份之后反而对钢厂有利,所以我对3月后的价格比较看好;2)螺线近期出口也出了不少,还跟钢坯价格大幅下跌有关,形成了出口机会,另外一月一号非合金材关税减免也是非常利于出口,特别是有利于唐山贸易商买单报关的贸易。另外我想说的是从2017年开始中国的出口钢材在价格上一直没什么竞争力,往往高于俄罗斯、土耳其、印度等国家,之所以能出一些主要是因为产能和产品技术原因,光靠除中国外的产能肯定是不够的,2017年钢材出口量约7500万吨,比去年减少了约30%。据了解俄罗斯、土耳其新增产能,主要是普材和热轧,大概3000多万吨,会进一步削弱钢材出口能力,目前我国镀锌板出口仍然具有比较强的竞争力,也代表着钢材出口的一个方向。现在的钢厂接出口订单的意愿不是很强了,开始往回收,整体来看钢厂只是把出口当作调节器,内部销售压力总体较小,2018年出口仍然压力看淡,内贸好外贸差的情形将继续。

4、钢厂B:2018年钢材价格总体来说仍取决于内需,出口难有突破

目前我们厂主要是型钢和带钢,主要出口韩国市场,2017年整体出口不大好。2018年1月份以来出口只有点昙花一现的感觉。 从越南的情况很明显,16年数据主要进口板材、线材为主,我们出口占其59%,但是17年这一比例会下降,缺口由俄罗斯、印度来补。从工厂价格来讲,1月份终于平水,印尼、印度、韩国上升,我们下降,使得出口暂时还可以,钢材总体来说还是看内需。

5、钢厂C:铁矿年前补库已经基本结束,价格难以有所反复,年后看钢材。

首先分享下自己厂的情况:主要生产扁平材,目前自己的库存中等偏上,跟去年比我们库存一直处于比较低的水平,目前没感觉到现货库存多大压力。另外降价抛售的压力也没有,虽然目前看起来冬储意愿不足,但我们仍然隐约感觉到不少钢厂抱着一定主动储存的想法,说主动或被动还是很难区分它,关键是现在没什么压力,所以价格仍然把得比较牢。从上上周开始,感觉到出口有些回暖,去年我们出口降低了近一半。另外根据兄弟钢厂的一些交流,2018年上半年不少钢厂有检修的状况,所以一季度难以开足马力生产,因为2017年高利润是超出预期的,所以使得检修计划有明显的推迟,2018年上半年卷的供应不会有大的扩张。另外下游对价格十分敏感,涨一点就出货,跌了一点就拿,这说明下游需求没有多大问题。另外,据我了解现在贸易商大多低库存管理,所以它并不能承受长时间空仓期,所以整体我对卷材不悲观。

对于铁矿,先谈一下自己厂的冬储补库情况,因为今年冬储比较早,因为环保限提货和利润的因素,对补库都不手软,美金的补库应该是一两周前就完成了,现在感觉到漂货越来越多,BP、纽曼之类,以前买不到的,现在也越来越多了,这也对现货补库造成了压制,所以现在大连盘面有点弱,跟补库不及预期有一定关系,它的不及预期主要是前期的高品的货、主流的货在美金补库剩余的这部分资源溢出到了现货市场,我觉得冲击还是不小的,另外一点就是出于利润收缩的原因,有一些中小钢厂已经转向买卡粉、超特,算起来其实比BP、纽曼要强,比纯粹的主流高品要强。另外,我们普遍预计这个月的利润要回落,这个月生产结束,利润的数据就会出来,会反映出利润收缩是很明显的,毕竟铁矿石有高品低品的结构问题,如果大家开始认为利润短期内难以恢复的之前的较高水平,钢厂可能会改变铁矿配比,由于铁矿定价是盯紧高品矿,所以一旦钢厂真的改变铁矿配比模式,会对价格有负面影响,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次要因素,主要因素还是得盯紧钢材,目前铁矿石在补库逻辑下,价格还是有强支撑的,钢厂有利润仍然是较大的支撑,既然有利润,过年期间仍然会多补一点。可以参考去年,今年补库可能要补到比正常情况高的状态,我们已经把三月份的货补完了,是否补四月份的货还得看市场情况,所以节后矿石的补库要弱于钢材的补库,目前钢材的冬储热情并没有完全释放出来,但是矿石的补库释放得比较厉害。如果钢厂没有抛售现货的意愿,导致贸易商库存不完整,到时钢厂库存如果造不成多大压力,可能会引起市场比较大的波动。整体来看,节前矿石相对有支撑,节后得看钢材的情况,铁矿石本身我们认为其价格波动会越来越小,自己内生的逻辑很不明显了,更多的是跟随钢材的利润空间的变化而变化。

另外,贸易商目前已经把节后复产的预期已经算进来了,铁矿补库基本上已经完成了,现在在去库存,所以节前铁矿石价格难以有所突破。对于块矿,市场预期节后需求上来会对块矿需求加大,我认为钢厂已经完全考虑了这一因素。对于钢材,钢厂库存压力不大,贸易商库存又不是很积极,钢厂价格又不会跌下去,钢厂会自己累库存而且也愿意累,年后货如果在贸易商手里他会倾向于变现,而如果在钢厂手里,就会有很多人倾向于去接货卖掉来赚这一部分利润,所以年后价格可能有涨。

6、贸易商B:铁矿石价格难以大幅上行

铁矿:钢材利润下降,地贫矿用量增加,2018年钢材价格很难达到2017年高点,以现在较高的利润仍然用低品矿,再加上2018年高品矿供给提升,铁矿后期可能上不来。

7、焦化厂A:焦炭看不到上涨的迹象

现在大家都看不懂焦炭现货市场,目前已经累计下跌250~350元/吨,市场预期还有50~100的跌幅,仍看不到涨的迹象,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主要原因在于:1)焦化利润还是有的,之前每次打到焦华没利润,就势必要反弹了;2)钢厂库存虽然不低,钢厂隐隐约约在担心运输的问题,这次打压价格跟以往不同,这次打压的幅度比较慢,不像之前那么快,钢厂也是担心运输导致焦炭库存的下降。最近焦炭港口库存降得比较快,原因在于:1)贸易商认为港口价格处于高位,价格出现倒挂,港口的价格比从焦化厂采购的价格还便宜,所以贸易商就更不会去焦化厂采购拉到港口了;2)前段时间价格到2200~2300是价格的一个相对高位,贸易商目前没有补库的心态;3)上一次补库是因为焦化企业亏损以及期货升水,现在这两个都不具备,所以贸易商都不补库,贸易商拉货到港口很少,导致港口库存持续下降。未来怎么变化暂时还看不清楚

8、钢厂D:01交割空头输在不懂规则无组织;后市钢厂利润想保又不敢保,怕它又涨起来。

01的交割,空头本来要大胜的,可以看到一月份以来价格下跌很快,从12月20日开始南方的材跌了1000,北方的材跌了800,期货的大幅跌水基本上全部是由现货的下跌来修复,按照这个情况空头本来是要胜的,而空头输主要输在规则上没有搞明白。空头喜欢互相依靠,我喜欢在期货公司A上做,大家看到A的空头持仓增加了,都以为我在增仓,结果是我没动而期货公司A的空头持仓一直在增,导致市场普遍预期我们钢厂D今年要交很多货,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要交多少货,结果演变到最后空头来不及组织生产发货,导致空头砍仓,导致最后一天发生了两件事情,一是本来钢厂自己应该交货结果也发生砍仓情况,二是有一个客户自己没有建立仓单系统,也想去盘面上空,结果被交易所砍仓,又被终身禁止不能操作期货,所以说01空头之所以输主要是输在对交易规则不懂然后没有组织上。要不然多头面对基差这么高的现货,肯定是没办法出的,除非转抛盘面,01多头肯定是要输的,结果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。

对于后面的行情,作为钢厂我们既享受高利润,又惧怕高利润,主观上高利润希望维持,但是利润通常下降得很快,之前从1800的利润打到800,跌了1000块钱,也让我觉得很恐惧,目前的情况是05的盘面利润仍然挺高,而现货利润没有盘面利润高,如果盘面给我1000的利润我是很愿意去保的,但是做这个操作又很怕,因为2017年空钢厂利润吃亏了,所以处于很纠结的状态。

9、投资机构A:钢材价格安全边界已经非常明显,向下空间很小

目前现货已经跌不下了,主要是贸易商、钢厂库存都处于低位,现货也转移不到工地上去,而且现在可以明显看到,现货价格有回调就买,一旦价格起来就有人抛给别人接货,期货、现货市场都非常谨慎。钢材做多的安全边际我认为是显现出来了,盘面重心在不断上移,大跌可能性很小。再就是后面的行情,我认为要看两个因素,一个是库存累库的高点,目前投资公司、贸易商对库存高点都算的差不多,比16年高,比17年差不了多少。我认为库存不会像多头想的那么高,应该是在2017年年底低位的一个绝对值回到一个常态,这个库存可能没有表外的数据,17年是有表外产量(中频炉)形成的库存的数据的,如果2018年库存最终与2017年差不多的话,我们可以认为2018年实际的库存比2017年要低。 另外再看看需求,11月份就是明显的需求拉动,2018年春节后的需求,还不大好说,现在价格的安全边际是有了,短期内行情跟贸易商节奏以及市场情绪有关系。

10、投资机构B:去产能高利润2018年仍将持续,利润到700以下就可以勇敢做多利润。螺纹805合约预计震荡,总体强于热卷。

2017年有两个数据很重要,一个是中国材的缺口是3000万吨,这个3000万吨就是减少的3000万吨出口用于内销,二个是中国铁矿的供应量过剩量是3000万吨,因为铁矿的库存增加了3000万吨,所以我们得到的结果是钢厂利润不断向上,道理很简单,缺的是材多的是矿。基于这个话题,对于2018年,我认为国家对于去产能完全没有放松,国家对于长期维持1000的利润是认可,甚至是偏低的,所以我认为2018年只要利润打到700以下,就应该主动做多利润,这两周的行情就是运行着这一逻辑,做多利润即买材空原料,2018年趋势我认为是这样,不要轻易做空利润,700以下就是一个很明显的支撑。对于近期行情,我认为是螺纹强于卷板的,螺纹近期有消费的激增,无论价格是涨200~300,而卷板2017年下半年以来消费很弱,而到了2018年3月份又面临高炉复产,扎线以卷板和带钢为主,这样会造成供给增加,虽然卷板不会像2017年那样跌到亏损,但对于805合约,螺纹应该是强于热卷的。对于螺纹1805我们认为是一个震荡的合约,比如之前现货到了5000,期货盘面根本就不跟,因为市场知道即使你到了5000,后面还是会跌下来的,而之前这一波现货跌了1000,市场也不跟,因为市场是反应5月的现货价格,只是跟着现货跌一点点或根本不跌。所以整体上看螺纹805合约震荡,单边不好做,可以配合起来做套利。

11、投资机构C:库存口径比之前要大,多螺空卷,螺纹有成本支撑

对于库存的问题,我做一下补充,统计口径扩大(表外进表内)我们也明显感觉到了,例如2017年年中广州库存累计同比增加50%,明显是利空的,但是广州现货价格是全国也是往年的最高价,原因在于去掉中频炉之后,广州产能不够,需要外地资源进入,使得本地库存大幅上升,中频炉被去掉后,只能靠库存来补充。

我们对后市比较乐观,一是成本问题,限产季最大的边际贡献是电炉,如果电炉这一部分去掉,后面肯定不能满足复工的消费,所以电炉的成本线就是整个钢材的成本线,经过我们测算,电炉成本约为3600,我们是利用北方限产时的废钢价格计算得到的。另一个是卷螺问题,我们相对看空卷,首先卷的总产量不够好,再者市场总共的流通资源同比上升了20%多,上升幅度很大,同比增长的是普碳钢,冷轧机料的部分减得比较多,整个冷企资源大幅上升,总体来看看不出卷的利多因素。

Leave a Comment